人人印•龙图霸业(16)一家地州公司的死亡路线图 —— 计算机行业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
首页 >  信息公告 >  龙图霸业—新疆计算机行业故事连载

人人印•龙图霸业(16)一家地州公司的死亡路线图

时间:2019-07-22来源:作者

             “过客来来去去,故事分分合合,人活一世,半生烟雨,半世落花。聚散离合,悲欢起落,都只在刹那。”阿满手里拿着李清照的《半生烟雨,半世落花》略有伤感地吟诵着书中的诗句。“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我卷上了珠帘,却卷不上哀愁。”

            每每想起折翼人珉医院的单子,阿满就气得一口血上不来,总想着在哪个地方能找回点平衡。

            王小超看出了阿满最近的满脸惆怅,这几天也没往阿满跟前凑。这段时间地州代理商关于“政采云”的咨询电话就已经让王小超和唐诗忙活的脚打后脑勺了。由于电话越来越多,立即引起了王小超的关注,不由得想起了两年前一哄而上的安防潮,就是从三五个客户咨询开始的。在他看来,这是一件既重要并且紧急的事情,应该排在所有工作的前面,或许是一个让雪莲硒鼓再次腾飞的好机会。

            为了让雪莲硒鼓通过政采云在地州市场全面开花,王小超马上组织市场部全体员工上线,由艾力负责资格申请组,完成政采资格的申请;由唐诗负责产品录入组,完成政采云系统产品的添加;有宋慈负责客户分配服务组,负责给地州代理商分发政采云的产品清单。

            这一系列的动作在早上11点以前就已经安排妥当,看到公司年轻人都抓紧忙着自己手头的活,王小超也是一阵欣慰,公司出现大的波动,这群小年轻总是在关键时候没掉链子。

            正想着这些事高兴呢,王小超一扭头,看到蔡太贤颠着碎步进来了。正在座位忙碌的艾力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蔡太贤手里拎着的小罐,从走路的样式,小罐的外形和颜色看,应该是一罐福建白茶。

            说话间,两人开始聊起了今年的地州市场。

            “最近听说,今年的市场情况不太好哇。我好几个地州的客户都不干了。”蔡太贤拉开了话题。

            “每年都有公司退出公司进来啊,很正常的。”王小超一边在电脑上回复着微信,一边应付着蔡太贤。

            “今年跟以往不同啊,以往都是公司自身的原因导致退出,今年是市场倒逼公司退出市场。关键一点是今年进入的公司数量减少了呀。”蔡太贤语重心长地说出的这句话,以他的智商能够说出“倒逼”这样的专业术语简直是个奇迹,估计是跟红旗路几个老娘们谝传子的时候听来的。

            “现在地州公司最害怕的是啥你知道吗?”王小超放下键盘,坐在茶桌旁边开始捣腾茶具。

            “啥呀?”蔡太贤追问道。

            “就你这智商,还有下降的空间吗?”昨天晚上刚看完《疯狂外星人》,王小超就把这句台词给用上了。“售后啊!现在地州公司最害怕的就是售后。前两年安防高潮的时候,什么品牌都能进来,欠款的事情先不说,两年啦,该有售后了,上游的人找不见啦!找厂家,可以啊,维修一次1500块。”

            “所以,咱还是要卖好产品!”蔡太贤跟王小超在卖好产品上达成了一致。

            “乌鲁木齐做低端产品的三道贩子太多了,跟着这部分群体做的地州代理商逐步会失去当地高质量的客户,导致主营低端产品的店面逐步退出市场。”王小超也是观察到了这一点。

            “好女怕缠郎,男神怕女王。再好的代理商,也经不住群狼攻击啊。地州代理商感性的人居多。感性与理性其实各有各的好处,理性的人太过于冷血,智商高。感性的人太过于感情用事,情商高。感性的人富有同情心,语言有感染力,工作有激情,生活有热情。对情感的独特和坚持在代理商围攻客户的时候,大多会落入狼口。”蔡太贤肾上腺激素开始逐渐上升。“这个跟恋爱一样,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你想嘛,第一次之后获得了跟优质产品几乎等同的利润,后面他就无所顾忌了。”

            “太贤,你说的这个其实是有道理的。但是地州代理商赚钱也在情理之中啊。”阿满借着进来倒水的机会插了一嘴。“我觉得最不要脸的,就是啥也不说直接就给地州代理商发一堆货的品牌。”

            “这纯粹就是流氓行为!真是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蔡太贤附和了阿满一句。

            “这个地州市场的客户,好产品你要去培养,差的产品你也要去培养,差的产品下手的力度更大,因为他利润高呀,你觉得哪类产品培养起来会简单一些?”说话间,蔡太贤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在很长一段时间,差的产品产生的利润跟高品质产品产生的利润是差不多的,有时候差的产品产生的利润反而更高。社会变化大潮下,不同时期的社会结构,老百姓生活的方式,交往的方式,都在发生变化,我们的经营方式就应该紧跟着发生变化,这次的政采云就是很典型的例子。”

            王小超对于蔡太贤讲的这一段话惊讶到了:“蔡太贤,你可以啊!几天没见,你对市场的领悟又进步了。”

            “习主席都说了嘛,‘我们要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你仔细去分析一下当下的市场。是不是一直坚持卖给客户体验不好的产品的店面,都在逐步退出市场。其实就是老百姓反应过来了,也想用点好东西啦!”

            “需求和物是不断变化的,因而老百姓对店面的评价也是不断变化的。但无论怎样变化,老百姓都是以最新的需要作为最新的评价标准。店面也要跟随这种变化去优化产品和服务,低端产品说到底只能当做凉菜。现在看来,很多的上游厂商不会管下游代理商的死活,厂商无法达到的销售目标,就会压榨下游代理商,下游代理商把销售压力转化成了利润占有。最后从消费者支付完成目标。”王小超从上下游关系总结了一下,接着又说道:“人都是这样,实现自己的选择最努力。只有当集体需要与个人需要高度一致的时候,才会产生最强大的执行力,才会把事情做得最好。这也是低端厂家更应该跟品牌厂家学习的地方。”

    “地州原本就有很多优秀的企业和领导,只是一点一点被低端产品温水煮青蛙式的营销蚕食了激情和理想,忘记了‘初心’。”王小超看了一眼手机说道。

    “好的产品也可以去竞争啊”蔡太贤虽然知道渠道的内幕,还是习惯性地回了一句。

    “品牌产品利润低,很多时候乌鲁木齐的公司在厂家哪里是得不到保障的,所以推品牌风险压力太大。”王小超也是说出了代理商的心里话。“我在这里把品牌做起来了,你明天再开发几家公司,我是屯垦老黄牛?”

    王小超接着说道:这给低端产品提供了大量的机会去分解、蚕食市场,一部分地州代理商在利润驱使下把凉菜当成了主菜,从目前的市场来看,已经不适合这么做了,因为好的产品已经逐层下移了。”

    “很多代理商就是这样把女王做成了女人,女人做成了女汉子,女汉子做成了村姑。”王小超形象地比喻了一下女王到村姑的蜕变。

    “再后来呢?”蔡太贤喝了一口福建白茶说道。

    “后来他就习惯了嘛”一时间,办公室传来了哈哈哈哈的大笑声。

            中午12:30摆在桌子上闲了一上午的QQ突然“发话了”,原文如下:

            小超大哥:

        您好,我是买买提·吐尔逊,就是上回跟您一起吃饭的墨鱼县财政局的买买提·吐尔逊,上回跟您提过的单子礼拜六就要开标了,30台服务器,后天10:00在财政局开标,您要是来的话,给我回个电话。

        看完信息王小超有点儿想骂人,什么呀!来得及吗?什么都没准备呢!到底去不去?王小超想了五分钟就下了决心,去,为什么不去,不去永远没戏,去就有希望,龙图霸业太需要刺激了。

        跟员工碰了个头,大家都表示了坚定的支持,王小超欣慰了,好!毕竟是龙图霸业的人,有“单”就要打,况且现在是非常时期。

        王小超立马进行了一下简单的分工,阿满带两个人连夜准备标书,唐诗和艾力准备资料,王小超继续和买买提·吐尔逊联系,了解项目的详细情况。龙图霸业公司忙得又是热火朝天了。

(声明:本故事人物及事件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意外。转载请经授权,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