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霸业(15)小姨的生意圈2 —— 计算机行业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
首页 >  信息公告 >  龙图霸业—新疆计算机行业故事连载

龙图霸业(15)小姨的生意圈2

时间:2019-02-18来源:作者

人们在很多时候对医院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人说他们是白衣天使,有人说他们是黑白无常。但这些并不妨碍医院成为各大公司的大客户并为之厮杀的重要战场。 

   艾力第一时间去人珉医院把标书买了回来,标书里并没有埋太多的陷阱,也看不出任何品牌倾向,王小超和阿满都认为这极有可能是客户的试金石。龙图霸业在这个项目上还是有优势的。

     一、“雪莲”硒鼓是新疆品牌;

     二、销售渠道遍布全疆各地,产品故障率经过市场考验;

三、艾力的小姨这条高价值内线;

“要不就正常投吧,这种议标项目,也有可能给两次机会。”艾力插了一句。“实在不行,我们再去把他们采购中心的主任打点一下?”

“是这样,咱们分两条路走,艾力和我还有唐诗负责标书的内容,阿满你辛苦一趟,去探一下办公室主任的口风,要不给他意思一下?咱不是还有小姨在他们内部嘛!”王小超迅速把工作安排了下去。

“对,对,对,还有咱们小姨做后盾呢!”阿满似乎信心满满,把‘咱们小姨’语气说的特别重。

   下午一上班,阿满就到了人珉医院,按照小姨的指引,迅速找到了人珉医院李主任的办公室。待其他人都离开,阿满确认了一下,四下无人,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随即过去把门关上,从兜里掏出一个红色的卡套,很明显,里面装的是一张购物卡。阿满满脸堆笑地靠近李主任的办公桌,手肘几乎贴近桌面,顺势把购物卡移动到了李主任的手边,李主任顺势拉开办公桌的小抽屉,熟练地把卡扫了进去。

“你看,你们这么客气干嘛!”人珉医院的李主任客气了一下。

“这不是刚过完年嘛,想着给嫂子买点东西。另外,李主任,咱们这个招标的事情,我们公司还有一些细节的问题不是很清楚,想着请李主任指导一下。”

“可以,可以,你说,哪方面的?” 李主任眼角露出诡秘的一丝笑意,明白阿满的意思。“这个标现在不是一两个人说了算的,最后还需要上院长办公会,我们新来了一个副院长,具体分工还没有下来,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明白。那就不打扰李主任了。”聪明人点到为止,从李主任办公室出来,阿满心情顿时变得非常沉重,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多年的经验告诉自己,这次将会是一场硬仗,得赶紧回公司跟王小超和艾力商量一下对策。

阿满已经顾不上吃午饭,直接就赶到办公室跟王小超和艾力讨论招标的事情:“情况紧急,事情走势可能发生变化。我们需要重新对招标可能产生的走向进行评估。艾力,现在是下午三点,机关单位都还没上班,赶紧跟你小姨联系一下,看一下什么情况。”

“好,我马上就联系。”艾力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随即拨通了小姨的电话,这个时候不能等。

“目前医院的情况还不是很明朗,机构改革正在尾声,各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大家都在等着上面的安排。招标的事情你们按照正常的流程走吧。”电话是小姨捂着话筒传来的声音,说完,小姨就挂断了电话,人事变动在机构都是很敏感的话题,在办公室大家对这个话题也都比较忌讳。

经过三个昼夜的奋战,标书终于制作完成,正中了那句话:全国有一大半的标书,是在半夜里完成的,龙图霸业的也不例外,所有的工作和标书的细节都核对、检查了三遍,龙图霸业的第一场竞标大战即将拉开帷幕。

周一一早,王小超和阿满一早就西装革履地到了招标现场,一进入人珉医院的会议室,两个人吓了一跳,里面密密麻麻,和人珉医院业务相关的老板几乎都在,十几个人在激烈的辩论着。

不一会,评标小组的成员都陆续就坐,王小超也给台上就坐的艾力的小姨礼貌地点头示意一下,阿满看到刚进场的李主任也微笑地点了一下头。这一点,刚好被宇联公司的杜小双看到了,杜小双轻蔑地笑了一下,没出声。

“叮”王小超的手机这时响了一声,拿起手机,一看是艾力发来的。艾力通过内线获得一条重要的线报:“人珉医院高层人事有变动,新上任是主管副院长就是宇联公司杜小双的小姨。”

     一时间,原本和谐、祥和的气氛,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弄的措手不及,王小超感觉越是离开标时间越近,越能感受人珉医院办公室低气压的强度。杜小双的脸色也都非常的难看,看样子,也是一晚上没睡。

此时已经如坐针毡的王小超选了一个靠近窗户的座位坐了下来,就在这时候,从身边擦身而过的一家公司的营业执照副本掉到了地上,本人还浑然不知。王小超正想捡起来递给对方,说时迟那时快,另一个竞争对手捡起来直接给撕掉了。

任何一点疏忽大意都可能造成废标。王小超一脸惊愕地看着,但是却又无能为力,只是扭头叮嘱阿满把标书看好。

刚回头,王小超看到另一个女孩正用牙签非常娴熟地划开了另一家的标书封条,扭身离开。这一幕看得王小超和阿满是目瞪口呆,一口血没上来。

“现在这行这么乱吗?”王小超附耳跟阿满说了一句。

王小超已经没有心思再听开标的结果,很明显,李主任这个老狐狸为了示好新来的副院长,肯定把票投给了副院长的外甥女。

“新疆宇联,370万。”

招标负责人大声地唱出了宇联的价格,并且把标书文件投到了屏幕上,让所有人看清楚。

宇联杜小双公司的人脸上没有一点表情,显然他们注意到龙图霸业的王小超和阿满正在看他们。

“新疆龙图霸业390万。”

王小超顿时眼前一黑,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而此时宇联的几个人正对着龙图霸业伸出了V字型手势,这是完全的一种挑衅、一种炫耀,一种赤裸裸的优越感。

最终结果没有超出王小超的预想:医院对前期供应商的服务不满意,但是产品没有太大的问题,院方希望在不影响使用的情况下,更换服务商,合情合理。这次的龙图霸业报价略高于宇航2个百分点,根本原因是宇航的杜小双接了上一家的货源,通过自己的小姨拿到了人珉医院的单子。

“和我们没关系了,我们可以先走。”阿满低声耳语了一下王小超。
   
不战而败的商战,其实是输给了自己。
   
艾力的小姨因为权力高层的突然更迭,导致在这场利益争夺战中丧失话语权,政治斗争是权利斗争也是利益斗争。而龙图霸业此次失败的关键因素在于对商业情报的获取能力太弱,以及对商战的前期准备不够充分,导致最后的失败。

权利具有实现自己意志同时改变他人意志的能力,并具有占有和分配资源的能力,这种能力显然最能满足人的心理需要。权利所以拥有如此大的魅力,在于权利意味着支配权,及其由此获得的巨大心理满足。所以,人类的一切斗争的核心往往表现为权利之争。

所以,只有以相同的占有力才能相互制衡。

王小超回到办公室,已经筋疲力尽的他感觉刚刚经历一场汗雨交加的体能运动,拿着自己的电脑走到隔壁的办公室,狠狠地关上门。

(声明:本故事人物及事件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意外。转载请经授权,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