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霸业(14)小姨的生意圈 —— 计算机行业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
首页 >  信息公告 >  龙图霸业—新疆计算机行业故事连载

龙图霸业(14)小姨的生意圈

时间:2019-02-13来源:作者




       因为特殊的市场环境,新疆打造了大量的富豪级行业企业。一时间,望天山南北,安防市场一片蓝海。就像没有吃鸡和易水寒游戏,大量DIY店面都将面临关闭歇业一样,如果没有这一波安防,大量的系统集成商和零售店面都将面临歇业倒闭,而引来的连锁反应就是高离职率,招人难,直到掀起行业倒闭潮。可以说这波安防和游戏,就像一个男人突然肾上腺激素增加一样,拯救了新疆的计算机行业。

       有些人工跟不上的店面,在吃鸡和易水寒游戏还没上线之前,基本是不接受装机服务的,因为安防工程的工期实在太紧张了,没有人会在乎装机的几百块利润,即便是利润可观的游戏机也需要提前三天预定才可以。

       如火如荼的安防市场带火的还有耗材市场。

各个单位堆积如山的各种统计报表都需要大量的耗材保障,没有那个年份的行业市场被厂商和代理商盯得这么紧,一时间有关系的要上,没关系的拐弯抹角搭关系也要上;有困难的要上,没有困难的制造困难也要上。

       阿满与冷冰冰通过同学聚会的形式,彼此增进了了解,交换了微信。又想着去五台山烧了一次香,祈愿彼此的爱情能天长地久,永不分手,最终因为五台山的香炉被信徒烧塌了而放弃。阿满也因为请假期限将至,不得不定了机票离开了半月湾村。

       上班的第一天,龙图霸业先开了个全体员工会议,之后又迅速紧急召集了一次三人股东大会,艾力提出了这次股东大会的议题:龙图霸业是否需要切入行业市场?

       这个议题在前几天蔡太贤、谢震和王小超的微信上就已经炸开锅了。蔡太贤一直奉劝龙图霸业不要涉足行业,并且列举了大量被行业欠款拖垮的企业,现在做的渠道挺好的。谢震表示支持龙图霸业在一些领域可以尝试。

       艾力第一个发言:“春节期间因为都放假了,我和我的亲戚们也在一起聚会,我小姨在人民医院主要负责办公设备的采购,这次吃饭的时候我大概跟她说了一下,她说刚好原来的供应商服务不好,他们也准备重新竞标更换服务商。”

       阿满听了艾力的想法,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一段时间我在内地,过年顺道回了一趟老家。但是在这段时间我也分析了一下内地市场和新疆市场的区别。内地市场是体量比较大,而新疆市场完全处于一个内需的市场,我们在地州市场做渠道,能不能我们在乌鲁木齐市场集中力量把我们擅长的行业做一下。这样可以弥补渠道低迷的缺陷,咱们多一条路,公司走得也会更远一些。大家的意思呢?”

       王小超一直在认真听阿满和艾力的分析,此时他正想想着蔡太贤的话:一入行业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如果龙图霸业切入行业市场,意味着管理和人员都要增加。王超心里很清楚,乌鲁木齐谁手里还没几个行业单位的认识人啊。昨天跟蔡太贤吃饭的时候,蔡太贤还在抱怨现在行业的款不好收,但是又没办法。所以在王小超心里此事是进退维谷。但是艾力又提出了这个情况,阿满也表态了,自己不能打击团队的积极性。王小超把烟插到了一次性纸杯里:“这样吧,按照艾力的方案,我们先去竞标人民医院的项目,毕竟‘雪莲’硒鼓也是咱们新疆自有品牌嘛!如果竞标成功,阿满你负责业务对接,艾力协助一下,大家的意思呢?”
      
艾力赶紧插上了一句:“王哥,为啥这样安排呢?是不是不相信我啊!”

       “这个怂,勺了吗!你去人民医院送货,一进门叫一声小姨,这个生意还做不做了!还会牵连你小姨。”王小超在这方面想得更远一些,而他想的更多的是不能让其他人插手直接客户,也是为了规避私单座大的风险。

       刚说完,艾力拍了一下脑门:“歪江,想起来了。王哥,还是你考虑的比较周到。”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咱们顺利过审,竞标成功。这个业务还涉及到本单位各科室的利益争夺,突然换成我们,我们需要长远考虑,也要做全盘考量。”阿满也是见多识广,考虑了各方利益的分配。

       “那咱们有没有什么可借鉴的企业案例呢?”王小超疑虑地说道。“要不这样吧,咱们这次就全力竞标人民医院的合作项目,把这个项目作为公司的试验区,好了,咱们再复制,不好我们再想办法,不至于波及面太广。”

       散会以后,阿满和艾力都忙去了。王小超拿起电话,满脸堆笑地等着对方接通。“小姨,是我,小超。”

       “哦,小超,你有事吗?”接电话的正是王小超在质量技术监督局工作的小姨。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现在不是做了一个‘雪莲’新疆品牌的硒鼓碳粉嘛!我就问一下你们单位每年的零星耗材采购都是怎么弄的?看一下咱们有没有合作的空间。”王小超开门见山地跟小姨聊了起来。

  “你不说我还忘了,我看到你发的朋友圈了!你们红旗路是不是有个人从众什么公司的?好像姓韩。”小姨一经提醒,马上就知道路子该往哪里走了。

       “老韩!哦,知道。小姨,老韩给你们什么价格呀?”王小超跟自己小姨也没有拐弯抹角。

       “稍等一下,我现在有点忙,我等下忙完在微信上跟你说吧。”

       王小超一听,这种情况一般是办公室有人,价格的事情不方便在电话里直说,心领神会的王小超马上就明白了小姨的意思,随即挂了电话。

       没一会,王小超小姨就发来了微信:“我们的机器一般都是惠普的1020,一个硒鼓是220,加粉一次是120块,需要政府协采单位开票。”

       “我靠,死老韩挺黑啊!这个王八、土鳖、三孙子、瓜皮、无赖、臭狗屎。妈的一瓶88A的粉才15块钱,他卖120。”王小超一听这个火大的啊,差点一口血没上来,感觉损失了1个亿。迅速从抽屉里拿出烟,袁璩一个箭步过来把王小超的烟给点着了。

       王小超迅速地在脑子里做出了无数个假设。

如果龙图霸业想做这单生意,给出的价位就要低于人从众公司的价格,但是如果只是用低价把这个客户抢过来,意义不是很大,显然还会得罪老韩,很可能有一天再来一个价格更低的对手,又会把客户抢走。但如果人民医院和质监局的两个行业单位能够牢牢抓在自己手里,光龙图霸业的基本费用就可以节省一半。经过一番考虑,王小超最终还是坚定了自己先前的想法:先全力竞标人民医院项目,等各方面都稳定了再联系别的单位。他立即找来艾力和阿满,安排艾力设法购买标书,商量竞标人民医院项目的价格。

按照艾力反馈的信息,人民医院目前合作的是红旗路天禧大厦的一个个体,价格不比质监局的低多少。为了能够顺利竞标,三人决定竞标的价格控制在一个高价进不去,低价进去又划不来的价位,这样一来龙图霸业既保障了合理的利润,又稳定了一个行业客户。

       经过一番细致的推敲,龙图霸业前期准备的网格化精准服务,从理论上基本条件都准备好了,两益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王小超此时正在心里正在做战斗前的心理预判。浴血奋战在这个领域只是迟早的事情,就像目前的安防市场,一群民工搭伙就能形成一个专业的监控安装团队。以致计算机行业的同行都说自己赚的是辛苦钱,不曾想中国百姓最不怕的就是辛苦,只要是辛苦就能赚上钱的,那都不是问题。

       王小超自己也没想明白:原本所谓的信息技术行业,记过几代人的努力,现在终于变成了搬运工。 


(声明:本故事人物及事件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意外。转载请经授权,侵权必究)